政策时讯·热点问题
 
劳动诉讼时效及对劳动争议案件...
工伤保险待遇特点及工伤保险基...
用人单位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要承...
本市灵活就业人员参加本市城镇...
《上海市工伤就医和医疗费用结...
上海市关于在城保领取养老待遇...
上海市实施城乡居民养老保险与...
来沪从业人员灵活就业登记常见...
劳动合同专区
 
劳动合同的订立 知情权
劳动合同的主体 女职工
劳动合同的形式 试用期
联系我们 iis7站长之家 实习协议
劳动合同的履行 劳务派遣
劳动合同的变更 涉外劳务
劳动合同的解除 保密协议
劳动合同的无效 竞业限制
岗位调整和管理 服务期条款
特殊劳动关系 违约金条款
非全日制用工 休息休假
劳动和劳务关系 事实劳动关系
       
HR管理专区
 
业绩考核 人事管理
入职管理 合同管理
劳资关系 商业秘密
培训管理 工资管理
用工成本 风险防范
离职管理 竞业禁止
考勤与加班 薪酬制度
规章制度 损失赔偿
经济补偿 经济赔偿
雇主责任 热点评析
上海劳动法专业律师网    免费热线:15026597100
 
讨要工伤赔偿不成 民工宿舍中遭“板寸头”捅伤
发布者:上海劳动法专业律师网 发布时间:2014/9/11  阅读:810

安徽籍男子唐永洪在南京市雨花台区凤台南路一在建工地当木工,两个月前工地事故致使他重伤,多处骨折,脾脏切除。前天,唐永洪办理了出院手续,带着家人到工地找项目负责人谈赔偿事宜。不想,双方没谈妥发生了冲突,唐永洪一家人及工友们在工地上被一群“板寸头”打伤,更没想到的是,第二天上午,唐永洪的兄弟唐永禄和一名工友又在工地遭到那伙“板寸头”的持械攻击,两人被捅6刀受伤入院治疗。

             工地施工被砸伤,多处骨折切除脾脏

  昨天上午,记者接到报料,找到了唐永洪的儿子唐磊,唐磊正在南京市第一医院急诊室接受治疗。他的脖子上挂着一根白绷带,右手臂上打着石膏。他的叔叔唐永禄被捅了5刀,父亲的工友陈师傅也被捅了一刀,正在医院急诊室抢救。事情的起因,发生在今年3月29日,是因为一次意外施工事故引发的。

  唐磊说,他们一家人都是安徽马鞍山人,父亲唐永洪从安徽老家过来,在凤台南路那个小区的工地做木工。3月29日,父亲正在卸料台上干活,头顶的塔吊,正在吊运模板。塔吊起吊过程中,吊运的模板突然掉落,砸中了父亲,父亲当即倒地不省人事。随后,工地方将父亲紧急送往南京市第一医院抢救。经过医生检查,父亲腰椎、肋骨多处骨折,而且脾脏破裂,不得不做脾脏摘除手术。经过医生的治疗,父亲身体状况好转,被要求于前天出院。

  “前面的医药费是施工方支付的,但后续的一些治疗费用,还有赔偿款,需要施工方支付。”唐磊说,于是他们一家人,加上父亲的工友,一起10多人,找到施工方负责人谈判。由于双方对赔偿款的数额有异议,一直没能谈下来。而父亲的工友参与协商后,认为施工方不支付赔偿款,今后干活肯定没保障,决定停工帮唐永洪讨个说法。

            讨要工伤赔偿不成,遭“板寸头”暴打

  随后,记者找到了被捅伤的唐永禄和陈师傅,他们正在接受CT检查。唐磊说,5月31日下午,因为赔偿款没谈拢,有工友就不干活了。也就是因为这个,将施工方负责人惹恼了,对方开始推搡自己家人,打他妹妹和母亲。工友们就一起过来帮忙,双方混战一团。不想,突然冲入20多个“板寸头”,这些人不是板寸头,就是光头,大部分人20多岁,穿着T恤,拿出棍子,对着大家开始围殴,领头的人微胖,有30多岁。这时,工地负责人命令“板寸头”们狠狠打,口中叫喊着“给我往死了打,我有的是钱,打死一个人也就赔个几十万。”“板寸头”听到这个话,越打越来劲。

  “殴斗中,一名光头抡起板砖直拍我的脑袋,我吓得只好用胳膊去挡,不想胳膊被打断了。”唐磊说,自己被这帮“板寸头”给打伤了,当时工地将大门关闭,“板寸头”围着打。工友们帮忙报了警,但是赛虹桥派出所民警来到后,“板寸头”当着民警的面,上了门口两辆白色汽车扬长而去。最后,警察带走了他们一家人和工地负责人去派出所调查,但没有怎么调查就让双方各自去看伤。可没想到第二天那帮“板寸头”又冲进工地,还捅伤了两人。

             事隔一夜,“板寸头”又来工地捅人

  昨天中午12点多,陈师傅的检查基本结束,他的右腰部位,裹着一块大纱布。他说,昨天上午8点多,大部分工人们还在宿舍休息,他起得早一些,和一位工友拉家常。就在这时,门口传来“砰”的一声响,他忙循声望去,只见宿舍大门被人踹开了,门口围着20多人,就是前天下午在工地上打人的那伙“板寸头”,领头的还是那名微胖的30多岁的男子。这伙“板寸头”进屋后踹了唐永禄一脚,然后拎刀就捅向起身的唐永禄,连捅了唐永禄5刀。唐永禄当即晕倒在地,随后“板寸头”继而持刀朝陈师傅冲去,捅了陈师傅腰部一刀,随后快速撤离了现场,前后用时不到3分钟。

  唐永禄回忆事发过程说,那伙人冲进去,踹门冲进屋内二话不说,对着自己就是一阵猛捅。腿上中2刀,手部和胳臂2刀,还有1刀捅在臀部,“他们下手凶狠,简直就想要人命!”唐永禄还说,那些人捅完人后,还没等人报警,就一溜烟全跑了。还好捅的都不是要害之处,两人才得以保住了性命。

  唐磊告诉记者,发生捅人事件后,所有的医药费都是包工头在支付,但包工头也明确表示不会垫太多钱,因为包工头也快没钱了,只有等工地方结算工程款,才有钱继续给两名伤者出钱治疗。随后,记者找到了带领工人干活的包工头,包工头是福建人,他也非常郁闷,他介绍,自己承包工程后,工人都是全国各地找来的,也不知道发生何事。后面的医疗费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自己也一时拿不出那么多医药费。

              工地保安 关上大门谢绝记者采访

  随后,记者来到这家位于凤台南路上的工地。进入工地内,找到保安咨询,工地负责人在何处。保安联系半天,表示工地负责人出去有事了。

  那些行凶的人,到底是谁喊来的?表示不清楚,只是一个劲地说不要拍照了,赶紧走吧。见记者离开工地,保安赶紧将大门关闭。紧闭的大门上,写着“通州建总”四个字。由于无法找到人询问,记者找到该工地售楼处,工作人员表示工地是工地,售楼处是售楼处,两个单位,互相之间没有联系。

  根据工地门口的施工信息牌,记者拨打了一位负责人的电话,但是处于关机状态。几经周折,终于与工地安全员营先生取得联系。他表示,唐永洪一家人在工地被殴打,自己不在现场,并不清楚。不过另外两位负责人在现场,两位负责人是倪某兄弟,前天下午在现场,因为和老唐一家有冲突,倪某头部被打伤。唐永洪受伤的事情,工地方面一直按照程序,办理工伤鉴定。唐永洪受伤的材料,要交到有关部门,出具鉴定结论,这个过程需要60个工作日。在工伤鉴定书出来之前,项目部无法办理工伤赔偿。

  工地工作人员介绍,工地方面是愿意赔偿,但是要按照工伤赔偿程序,根据有关部门认定的赔偿数额,工地方面全额支付。但是唐永洪一家人等不及了,一直找工地方要赔偿。不管工地方面怎么解释,他们就是不听。

  后来,唐永洪一家的亲戚和一些工友,开始堵大门,不准工地施工。这种行为,严重干扰了工地的正常施工。工地方面也报警求助,民警介入调查后,双方协商过,但是没有成功。后来没想到工地双方就冲突打了起来,自己后来听闻打架了,立即赶了过去,了解知道,现场工地只有倪某兄弟二人和一名会计,对方有着10多人。随后,双方又被带到派出所,至于怎么处理的,他不清楚。

               警方说法 已立案侦查,全力追查捅人者

  唐磊说,一家人及父亲的工友被殴打,以及工人被刀捅,和施工方脱不了干系,而发生捅人事件行凶者是工地请来的。随后,记者就唐磊的说法找赛虹桥派出所了解情况。该所的教导员表示,此案正在调查中,不方便透露情况,真实情况派出所没有义务就此向记者说明。

  随后,记者和雨花台区公安分局进行沟通,负责此案的一位民警表示,此事目前为刑事案件,由派出所负责刑侦工作的副所长带队调查。工地方面一负责人已被带回派出所,正在接受调查。

  据警方介绍,5月31日中午,唐永洪一方和工地一方发生了肢体冲突。派出所出警后,带回双方进行调解。当时工地方面准备支付唐永洪一家两万元生活费,并提供住宿。等工伤鉴定结论出来后,双方再协商工伤赔偿事宜。但是对于工地方面的提议,唐永洪一家不同意,提出了70多万元的赔偿要求,他们认为最低也要支付40万元。警方对于这个问题,也协调半天,让工地方面将两万元提高至四万元,但是唐永洪一家仍然不同意。结果双方闹得不欢而散,可没多久,派出所又接到报警,说唐永洪一家被人打了,警方到了现场,打人者都不在了,而且工地负责人倪某也受伤了,只好暂且将现场七八人带到派出所调查,调查结束后,警方还特意告诫工地负责人,不可做过激行为,警方会秉公处理此事。哪知道,第二天上午,工地上再次发生冲突。事情发生后,赛虹桥派出所第一时间通知刑警大队也到现场调查,但到现场捅人者已经跑了,派出所只好将目击者带回派出所做笔录,并将伤者送去医院救治。所以,警方多次出警,压根儿就没有见到行凶者,不可能放跑“板寸头”。

 
 

 友情链接:
              劳动纠纷律师    合同纠纷律师    工伤事故律师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律师列表 | 在线咨询 | 联系我们 | 后台管理

本站关键词:上海劳动律师 上海劳动争议律师 上海劳动纠纷律师 上海公司律师 上海劳动仲裁
Copyright www.tankailawyer.com. All Rights Reserved .